首页 >> 信息参考 >> 内部参考 >> 浙江民企微观调查(上)
信息参考
浙江民企微观调查(上)
2019-06-19 [关闭]

 

 

最近一直在外出差调研,了解民企的发展,了解中美贸易摩擦对出口企业的影响,所以公众号文章停更了几天。这两天,我将这些调研内容整理出来,跟大家简单聊聊,以便让各位更深入了解企业现状,这有助于大家更理性思考A股未来的趋势。

 

杭州

 

房地产一路向好 居民消费力强

 

我几乎每个月都去杭州,上市公司多,机构也多。G20和远期的亚运会让城市信心十足。杭州这几年老旧危房、城中村改造的拆迁力度可谓空前,货币和实物补偿力度也很大。居民收入有了很大提高,消费能力旺盛,经济发展速度跑赢全国GDP,政府有钱了,市政建设也就蓬勃发展。

 

杭州近年GDP总量及增速

 

经济发展的同时,杭州的楼市也从低迷中走出来。统计显示,2011年高点以后,杭州楼市一度低迷了五年,最差时期是在2015年,因一系列因素,当时库存消化需要2.5年。2016年才开始突破,连续两年成交2000万平方米,2018年在严厉调控下也有1675万平方米成交。房屋均价2010年高点后下降五年,2018年均价已经突破3万。

 

 

楼市销售和均价的上涨伴随着杭州市土地出让金收入的创新高。中国指数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杭州市土地出让金收入以2442.9亿元位列第一,比第二名上海市高出534.1亿元。

经济转型整体比较成功

 

好在,杭州这些年经济结构转型也比较成功。新经济自不必说,阿里、拼多多、美丽说等诞生在这个地方,而支撑转型的是滨江区的高科技和余杭的互联网,两区的GDP总量五年均增长一倍以上,在这两个地区上班的员工薪酬也出现比较快的增长。

 

而萧山、临安等传统经济为主的地区,这五年来经济增长乏力,其中萧山近五年GDP增量仅增长了20%。2016年之前传统经济生存比较艰辛,但经过一轮供给侧调整,像PTA-涤纶行业集中度大大提高,龙头企业地位迅速巩固,扭亏为盈,目前转身朝上游拓展。

 

2016-2018年杭州市各县(市、区)GDP总量排名

(来自:前瞻产业研究院)

 

供给侧在浙江不可谓不成功,PTA行业2015年全行业亏损,落后企业出清后全行业盈利高企,萧山的两大民企老板华丽转身向大炼化延伸。水泥行业赚得盆满钵满,像红狮去布局一带一路了。此前,像印染、活性染料等产业早已完成行业集中,但不是所有行业都因供给侧而走上盈利提高之路。

 

重资产高负债的传统企业处境艰难


J集团,两大主业是垃圾发电和氧化铝,前者技术路线因标准提高而落后,行业地位下降,资产沉重,转让给某国企。氧化铝和电解铝资产在2017年盈利颇好,但2018年以来价格低迷,需求不佳,资产回报率仅1%。铝产业是少数低成本产能在大民企,而高成本产能在大国企的行业,今年以来价格一直在盈亏平衡线附近徘徊,近期库存明显下降。

 

 

不过,同样是重资产行业,比民营钢铁日子差很多。老板摊子铺得大,想控制一家A股上市公司,却陷入三家企业竞争大股东位置的境地而无法自拔。

 

 

宁波

 

细分龙头日子过得依然不错

 

某行业细分龙头,年营业收入20亿左右,利润占全行业40%份额左右。汽车行业低迷让来自自主和合资品牌的订单都下滑明显。

 

不过,公司通过努力拓展新客户,目前已经是国内首家进入丰田-电桩供应体系的公司,国内已经没有竞争对手。国际产品报价方面,也基本上第二轮之后没有大的对手。凭借好的技术实力和报价、服务能力,现在已经跻身宝马、奔驰和丰田的全球供应体系,明年开始放量。此外,还将利用技术同源优势向消费级产品拓展。

 

房地产市场火热或埋隐忧

 

实地调研时候,公司表示对贸易z没有特别大的感觉,更多是对宁波火热的土地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的忌惮。东钱湖最近土地拍卖的楼面地价已经2万朝上了。

 

据媒体报道,3月5日,宁波东钱湖06-03-02地块出让,28家开发商经过4小时226轮火爆竞拍,最终以13020元/?高价拿下,溢价率57.6%,后期保本售价预计27000元/?!

 

因“国际会展中心初步选址东钱湖”的利好消息,6月4日宁波鄞州区19-1a-1#-1(东钱湖)地块土拍经过240轮竞价,楼面单价19850元/?,溢价率达到68.8%!

 

 

公司坦言,高校毕业生来公司上班,虽然人均产值上去了,但工资增速远远比不上房价上涨速度,让员工没法短时间内在市区买房安家,现在跟政府谈有没有人才引进的优惠政策。慈溪、奉化等周边县区房价不高,难道未来员工只能去那里买房?这很可能会导致人才的流失。毕竟,宁波无论从企业竞争力、还是配套资源上都没有杭州那样的底气。

 

宁波公司的员工数和人均薪酬

 

事实上,珠三角正经历楼市分化的情况。深圳几百家企业,制造中心转移到惠州和东莞,高中阶的制造企业管理层在深圳东莞能买房,中低阶层可能去中山和惠州。深中通道修通,正让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。

 

统计数据看,宁波的趋势可能也是这样。截至2018年,宁波GDP 10700亿,全国市GDP总量排名全国第15。常住人口820万,其中主城区200万,下属县市都有特色产业和集聚能力。

 

目前,宁波房地产销售面积从728万平米增长到1624万平米,土地成交金额从77亿上升值389亿,城市面积扩大,市中心辐射到鄞州,市容明显提升档次。

 

 

宁波地产市场的发展数据也符合汇丰银行2017年的调查数据,中国千禧一代(1981年至1998年出生)的住房自有率高达70%,在9个国家当中排名第一。虽说未必每个员工都要在宁波安家,但作为立志长远的企业而言,让员工安居乐业是基业长青的基石。

 

  

浙江民企现状有喜有忧 转型成本和人力成本控制成未来关键

 

从上面的调研可以看出,某家周期性行业的企业,因为行业整体需求状况不佳及沉重的资产负担,导致公司经营情况比较差。另外一家企业,通过自身的技术创新和积极开拓新市场,摆脱了行业低迷带来的负面影响,但是公司担心房价过高可能会影响到人才的吸引。


的确,2010年以来在GDP的初次分配上中国越来越倾向于劳动者报酬,这个比例持续提高,另一头则是升级不快的产业利润不断挤压。解决之道是要通过转型升级来消化成本压力。现代服务业的工资不比工厂差,甚至比工厂还自在,这是工厂越来越难以吸引年轻人的原因。我们目测中国服务业小时工资高端已经接近日本水平,其期间累计涨幅虽然没有比过房价,但超过了大多数中低端产业的产出增长。一方面带来了全面的消费升级,另一面对产业利润的挤压不可忽视。也可能这种工资上涨倒逼公司做一定的产能内迁,相信工资天花板还是发达国家的薪酬水平,在东部沿海已经逐步接近。


不过,这两家企业只是我上周调研的一部分,明天我还将把调研其他企业了解到的情况和大家分享。

 
ag8国际亚游手机版登录下载 Copyright © 2000-2008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